首页
中心概况
规章制度
中心学者
学术动态
项目简介
学术会议
人才培养
中心简报
媒体传真
建言献策
最新文章
中心主任张俊飚教授参…
中心团队成员出席 “2…
中心主任张俊飚教授出…
中心主任应邀出席“第…
【湖北日报】张俊飚:…
【湖北日报】如何突出…
科技部就《“十三五”…
【中国社会科学报】李…
中心专家接受教育部治…
【中国社会科学报】加…
您现在的位置: 湖北省农村发展研究中心 >> 媒体传真 >> 正文
【校友风采】夏振坤:“我是‘中国家’”

    9月20日湖北日报专文报道了我校47级农业经济系校友夏振坤的事迹,现将全文刊载如下,以飨读者。
    人物名片:夏振坤,男,1928年2月14日出生,著名经济学家,我省首届荆楚社科名家之一。1947年考入湖北省立农学院(华中农业大学前身之一)农业经济系,毕业后留系工作。1984年春调湖北省社会科学院,历任副院长、院长、党组书记、研究员等职。他在农业经济学、发展经济学、社会主义改革与发展诸领域均有突破和建树,许多研究成果获得了很高的社会荣誉。
    http://www.people.com.cn/h/2011/0920/c25408-4011513007.html
    这些年,“中部崛起”已成为世人耳熟能详的词。不过,许多人并不知道,主要首倡者之一是著名经济学家夏振坤。
    湖北是沦为全国经济发展中的“山间盆地”,还是形成四极辐射的腹地经济中心?早在1987年,时任省社科院院长的夏振坤便提出了“中部崛起”的构想。
    24年后谈及此事,84岁的夏老笑声朗朗:“不要把花环挂在我头上。我主要研究城市化、现代化和农业问题,并没有对中部崛起战略做什么贡献。”
    夏振坤1928年出生于江西庐山脚下,19岁高中毕业后考入湖北省立农学院(华中农业大学前身之一)农业经济系,毕业后留系工作。1951年至1953年,在中国人民大学农业经济研究生班学习。
    1984年初,当了多年学院教学农场场长的夏振坤,被调到省社科院任副院长,并任省委财经领导小组顾问。这时,省里想出版发展经济学的奠基之作——著名经济学家张培刚教授1945年10月用英文写下的《农业与工业化》,夏振坤便是当时的主要审查人之一。他看过此书后说,发展经济学理论正是中国需要的。第二年,《农业与工业化》中文版出版。
    1987年3月,已担任省社科院院长的夏振坤认为,湖北是中部大省,基础比较好,又是老工业基地,应该有条件比中部其他省份发展快一些。于是,他带着五六名学者南下,到广东、海南、湖南等地考察。历时半个月的考察中,他们发现湖北发展的形势不妙——面临着“东西夹击、南北离异”的严重挑战。回汉后,他们起草了一份报告,分析了湖北经济发展亟待解决的问题,以及应对思路。
两个月后,在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,夏振坤发言时提出:如果湖北不采取超常规的对策,就有可能成为全国经济发展中的“山间盆地”。湖北要借东部的实力、学西部的劲头、步南方的开放、争北方的能源,采取东引西进、南联北合的策略,形成中部崛起的态势,使我省形成四极辐射的腹地经济中心。
    当年,省政府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专门开会讨论,对于湖北要实施新的战略,拍板说“干脆叫‘中部崛起’”。后来,这一战略在湖北推广开来,成为省委、省政府的行动纲领。
    2004年底,“中部崛起”的提法首次出现在中央经济工作的六项任务当中。这意味着提出17年后,“中部崛起”由湖北一省的战略扩展到几省的战略,由地区战略上升到国家战略。
    “中部崛起”的理论载入史册,作为首倡者之一的夏振坤却谦虚地说,这并不是自己的主要研究方向。
   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前,夏振坤致力于农业和农村经济研究,首创的“三维农业”理论受到钱学森院士好评,其中“农工商一体化”、“城乡交融发展”等观点至今仍具指导意义。8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,他的眼光投向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探索,是国内较早提出“社会主义初级阶段”这一概念的学者之一。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,他密切关注着“中国现代化”的问题……回顾多年的学术生涯,夏老笑言还是有着几件值得自己欣慰的事。
    夏老一直密切关注着湖北经济社会发展。每有谈及,如数家珍。他说:“湖北的这本账我还是很清楚的。”
夏老家里到处都是书籍和报刊,书房里还有20多个分门别类的文件夹:中国发展、三峡问题、中部崛起、改革、收入分配、后工业社会……即使年事已高,他也一直没有停止追求学术的脚步,70岁时还学会了电脑打字。2005年出版新著《时代潮流中的中国现代化》,全书25万字都是自己在电脑上一字一句敲出来的。
    目前,他又在研究一个“大问题”:改革开放怎样走出一番新天地。将来取得成果后,他并不想出版。他说:“名和利都是身外之物。我只打算印一二十本,送给能传承自己学术思想的弟子。”
    由于夏振坤先生研究领域宽泛,视野开阔,曾有不少人称誉他为经济学家、哲学家、政治学家、历史学家等。他却坦率地说道:“那都是别人送的头衔,我自己什么‘家’也不是,哲学、政治、历史知识只是知道一些而已。我认为,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不能沉湎于孤芳自赏,而应时刻想着国家需要。我大脑里思考得最多的两个字是‘中国’。如果一定要说我是什么‘家’的话,我就是‘中国家’!”